这养在深院的雨,也有着一种隔世的寡静。

2018-06-03 12:47    来源:www.ufo-2.cn    编辑:覃主编    已有()人围观
导读: 是为了避雨才走进寺庙的,日子在悠闲中已飘然入冬。踏进槛内的那一瞬,我回首看了来时的那座青石小桥,桥的对岸已是昨天。这桥有着烟雨般的名字,它沉睡着,也许只有在雨中,...

 这养在深院的雨,也有着一种隔世的寡静。

是为了避雨才走进寺庙的,日子在悠闲中已飘然入冬。踏进槛内的那一瞬,我回首看了来时的那座青石小桥,桥的对岸已是昨天。这桥有着烟雨般的名字,它沉睡着,也许只有在雨中,才是苏醒的。这个时候,离红尘很远,飘渺的烟雾载着云梦般的世事远去,无影亦无痕。  

烧香的人带着一颗很窄的心来了,在匆忙间,将灵魂藏在一个有莲花的角落,又飘忽的离去。梵音是永不停止的,千百年来,只有端坐在大雄宝殿的两株梧桐,才能深悟他的空灵吧。有许多僧者的一生都是在沉默中度过,他们从前世逃到今生,怀着一颗清澈明净的心赴来世的约定。在青灯古佛下,一次次告诉自己了却孽缘情债,去相信世间的因果轮回。  

我的思绪被钟鼓声催醒,天色已近黄昏,该是他们诵晚课的时间了。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跪在蒲团上倾听,同他们一起朝拜庄严慈悲的佛主。那些经文似乎在千年前就已听过,今生我也想过,要做一个淡远超脱的隐者,幻化一身的仙风道骨,归卧深山古刹栽种菩提。可我有着风湿般的寂寥与俗优、俗虑,无法忘却过往,也没法不去怀想将来。于是,我感动世人感动的一切,安心做个凡尘中的女子。  

在不经意间,我来到一间僧房的门口,门虚掩着,好奇的心让我想推开它,看看清心的僧人过着怎么一种简单的生活。是否如想象中那样,摆放一张木床,木桌上摊开一卷经书,一方木鱼,一盅茶,一盏香油灯?亦或在墙上斜挂一管萧,在窗下横放一把绿绮琴。房间内一定清雅素净,还溢满了清幽的檀香味。但最终我没敢打扰,寺中有太多清规戒律,而我只是个凡人,更何况是个女子。其实所有人心灵的门扉都是虚掩着的,而推开那重门的人,就是有缘人。我相信姻缘宿命,只是我今生的那扇门扉又将是谁来轻叩?  

湿软的桐叶疏落在石阶上,我有些不忍踩过去。一座高墙,便让人远离滔滔的尘寰,这养在深院的雨,也有着一种隔世的寡静。走进这肃穆庄严的宝殿,谁还会将罪恶与肮脏携带在身上?即使曾经走过迷途,丢失过善良,这也不会和你计较!它会给你时间去逆补人生的缺憾,当怒放的佛光洒在身上时,你可以带着一颗轻松的心去飞翔。  

有鸟栖息在大殿的檐角上,以一种安详的姿态去眺望远方,见着了山水也就寻到了故乡。有时候年轮它不是距离,哪怕是在千百年后某个瞬间的片段也依然会清晰。  

人间富贵花间落,纸上功名水上沤。幽静的山林自然有种忘我的美,可我也只是带着一颗平常的心来的。如果有一天,佛为我启开心门,我想我终会再来,那时,我就再也不离开了。  

当我看着僧者诵完经文,沿着长廊缓缓回归自己的厢房时,留下的只是风一样的背影。那一刻,我明白,结局是注定的。  

踏出槛外,雨已停息。寺庙的门口摆在许多卖香烛的小摊,路边还有许多专为人称骨相面的江湖术士。有个留着银须的老者,不停的用手召唤我止步,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清的话语。我没有回头去看那双好似知道我过去与未来的眼睛,一切自有因果。


本文地址:http://www.ufo-2.cn/lingyi/qsjs/2018/2666.shtml

曝光世界最大的鸡巴图片

"





广告合作QQ:1181915659 奥秘探索网|探索未知世界,让您普及科学知识。 2014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网站地图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