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魂之体

2018-04-24 09:37    来源:www.ufo-2.cn    编辑:覃主编    已有()人围观
导读: 吐出来杜小萍一走下公交车,就蹲在路边大口地呕吐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晕车的毛病,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在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男朋友林安打了...

 离魂之体

吐出来杜小萍一走下公交车,就蹲在路边大口地呕吐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晕车的毛病,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在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男朋友林安打了过去。“小萍,明天就开学了,你怎么才回来?”听到杜小萍的声音,林安显得很是兴奋,大声地对她说道,“你现在在哪里呢,我这就去接你。”放下电话,杜小萍拉着硕大的衣箱走到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下。此时,天还没有黑,大树下面却颇有一些冷意。胃部还有些难受,杜小萍坐到衣箱上,用双手捂住胸口。忽然,一阵莫名其妙的晕眩之感涌了上来,紧接着,胃部就像是被一股强力的电流击穿了,针扎般地疼了起来。杜小萍下意识地俯下身子,张大嘴巴,一摊黏糊糊的液体从嗓子里喷了出来,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味。随着液体的涌出,杜小萍的眼泪也流了出来,眼前一片模糊。隐约间,她看到一团黑紫色的东西随着液体落到了地上。那东西很奇怪,刚一落到地上,就极快地弹射起来,转眼间就变得足有一个人大小,“呼”地一声飘在了空中。杜小萍被吓坏了,慌忙地擦掉眼中的泪水。抬起头来,头顶是密不透风的树叶,犹如一把天然的大伞,随冷风抖动着,哪里有什么东西。杜小萍长舒一口气,嘴里依然有着那股难闻的味道,她一边用力地擦着嘴角的污秽,一边向学校大门口望去。这时候,林安正从大门口走出来,一看见杜小萍,兴奋地挥了挥手,大步跑过来。就在二人距离不足两米远的时候,林安忽然间停住了,紧接着,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飞快地向后倒退着。“林安,你怎么了?”杜小萍不解地看着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除了裤脚上面溅了几滴呕吐物之外,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小萍,你、你先别过来l”林安的脸色有些发白,略带惊慌地指着杜小萍的脸,示意她的脸上有东西。杜小萍更加疑惑,可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哦,我刚才下车的时候吐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说着杜小萍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摸了摸嘴角,手指碰到一个毛茸茸的物体,软如海绵,却又颇有弹性,圆滚滚如虫子。杜小萍吓得惊叫一声,飞快地把它抓了下来。果然,手里是一条白色的小虫子,尖尖的两端不停地扭动着,在手心里蠕动。杜小萍再次惊叫着把虫子扔出很远,双手禁不住再次向嘴角摸去,紧接着,她又摸到了一条。“这、这是什么,”杜小萍惊慌失措地用双手在嘴边怕打着,一边大声地向林安问道。林安并没有跑过来帮助杜小萍,而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她惊恐的样子发呆。好一会儿,他才颤抖着对杜小萍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什么东西腐烂之后生成的蛆虫。”它在你身上听了林安的话,杜小萍差点儿就坐到地上,胃里早已经空了,可她还是不停地干呕着。看着杜小萍痛苦的样子,林安小心翼翼地挪过来,帮她轻轻地捶了几下后背。杜小萍柔软并温暖的身体,叫他彻底放下心来。好半天,杜小萍才停止干呕,她脸色煞白地直起腰来,眼前黑雾弥漫,几次都差点儿摔倒。林安用力地扶住她,拉过衣箱,叫她靠坐在大树的下面。“我的胃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不成是我的胃……”杜小萍用力捂住胸口。“怎么会昵。”林安急忙安慰她,“你一定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者……”“或者什么?”杜小萍一边追问,一边不停地向外吐着气,感觉嘴里的味道在逐渐变淡。“或者是你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林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曾有过这样的事情。那天我和几个男同学闲着没事,跑到了山脚下的一处墓地,结果回来之后我们几个都出现了这种情况。我是最轻的,不停地呕吐,好像要把整个胃都吐出来,而他们几个却没有我这么幸运了。”“他们怎么了?”杜小萍吓得浑身发抖。“他们都死了。”林安说,“本来我们只是一时好奇,想去看看那些墓碑,结果把一个恶鬼给带了回来。后来还是一位大师告诉我,那个鬼附在我的身体上,因为我的身体一时间无法适应,所以才会引起呕吐。”“鬼还会钻进活人的身体?”杜小萍瞪大双眼,她忽然间想起了自己刚才看到的黑影,惊慌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树枝,却什么也没有看见。杜小萍再也不敢留在这里,连衣箱都顾不得拿,拉着林安跑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我、我刚才就好像吐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杜小萍用手指着那棵大树,“刚落地的时候很小,可很快就变得和人差不多大了,我看到它跳到树枝上去了。不会是真的有鬼钻进我的身体里了吧?由于我剧烈的呕吐,它才会逃出去的,可是我并没有去过什么墓地之类的地方啊?”听了杜小萍的话,林安更加担心起来。他明白了,杜小萍的经历和自己曾经的经历一样,她嘴角边的虫子,一定就是那个恶鬼身上的蛆虫。“不管怎么样,它现在已经离开了你的身体,估计你已经没事了。”林安暗自庆幸,可看着杜小萍依然惨白如雪的脸,他的心里还是隐隐地有一丝担忧。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棵大树,对杜小萍问道:“你刚才说,那个恶鬼跳到了大树上?”“是啊,我真的看见了,只是后来就找不到了。”杜小萍回答。“现在天还没有全黑,到处是行走着的活人,阳气很盛,它不敢轻易出现。”林安思索着说道,“我现在想的是,它为什么会跟你来到这里,难道它看不出你是一个学生吗,还是它跟你来另有目的?”“另有目的?”杜小萍狐疑地看着林安,“你什么意思?”林安正要回答,忽然发现杜小萍的脸上再次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紧接着,她就死死地抱住了自己的胸口,张大了嘴巴。一个和牙签差不多粗细的黑色虫子样的东西从她的嘴里缓缓地爬了出来。还有一个看到杜小萍嘴里的东西,林安被吓得惊叫起来。那是一个比筷子还细的黑色烟柱,像虫子一样不停地扭动着。大概是林安的叫声吓到了那个鬼魂,它竟然极快地缩了回去。杜小萍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飞速地胀大,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一般。一团冷气从身体的内部发散开来,转眼间整个身体好像都被冻结了。“小萍别怕!”林安壮起胆子跑了过来,用力地敲击着杜小萍的后背。杜小萍恨不得把胃液都吐干净了,可那个鬼魂依旧没有出来。她摇晃着瘫倒在林安的身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林安扶着她坐到了路边的一条长椅上。“我现在就给那位大师打电话,也许他可以帮助我们。”林安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飞快地拨动着号码键。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没等林安把事情说清楚,大师已经抢过话头,大声问道:“你说什么?你的女朋友同时被两个鬼魂附身了,你确定没有看错?”“不、不会的,我亲眼看到一个很小的鬼魂从杜小萍的嘴里爬出来,另外一条在她刚刚下车的时候逃走了。”林安回答。“这种情况真的很少发生,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大师沉吟了一下说道,“鬼魂既然在她的身体里不肯出来,就说明它一定是有事情,否则不会跟着她来到学校。两个鬼魂同时占据一个人的身体,而没有发生争斗,则说明它们彼此很熟悉。也许那个逃掉的恶鬼,可以把另外的鬼吸引出来。”“你的意思是我们去找那个已经逃掉的鬼?”林安吃惊地问道。“目前也只有这种方法了。”大师回答,“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你们要等到天完全黑下来之后再去。那时候,鬼魂的力量是最强大的,也就不会引起它的怀疑,否则它恐怕不会出来见你们。只有搞清楚它们的目的,你的女朋友才会真正获得安全。”“我、我明白了。”林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大师又低声地叮嘱了他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林安坐到了椅子的另一侧,他不敢距离杜小萍太近,又生怕她会出事,只好不停地对她说着安慰的话。见杜小萍的情绪略略稳定下来,他这才站起来,按照大师的吩咐,跑到不远处的超市。天很快就黑了下来,浓浓的夜色就像一张巨大的丝网,覆盖了整个校园。那棵大树孤独地站立在路边,枝叶遮挡住了刚刚升起来的月亮,树底下黑如墨染。“走。”林安对杜小萍说道,拎起椅子上的塑料袋,里面是他刚刚从超市买来的黄纸和香烛。两个人向大树走去,夜风不时地刮动着树叶,“哗啦啦”的声音就像阵阵恶鬼的嚎叫,叫人心惊胆战。终于一步一捱地来到了大树的下面,杜小萍的衣箱还在斑驳的树影下,它好像在轻轻地抖动着。林安伸出手去,打算把它拉过来,双手一接触到衣箱的把手,他就低呼一声缩了回来,因为他觉得自己摸到了一块巨大的冰块。把它拉出来林安不敢再去接触衣箱,慌忙地从塑料袋里掏出黄纸,用打火机点燃,再把香烛也点燃,插在火堆的旁边。杜小萍站在树影下,看着林安蹲在地上,嘴里好像还在轻轻地叨咕着什么。火光把他的脸映照得分外真切,连额头上那细密的汗珠都看得非常清楚。一阵冷风忽然从树枝上刮起来,风里带着一股刺鼻的恶臭味。一条淡淡的黑影就像一只硕大的壁虎,沿着满是裂口的树干飞快地滑了下来。在距离地面不远的地方,黑影停了下来。这一次,杜小萍看得很清楚。黑影的身体呈现半透明状态,小腹和胸部已经完全裂开了,里面的内脏都已经发黑,盘结在几根粗粗的脊骨上面。数不清的蛆虫在里面翻滚着,散发着叫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林安也看到了这个鬼,不由得双手发抖,手里的打火机都差点儿掉在地上。林安想要说什么,却因为过于紧张,怎么也发不出声音。那个鬼并没有注意林安,一双深陷在眼眶里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不知所措的杜小萍。忽然,它双腿一蹬,细细的腿骨就像两条极富弹性的弹簧一般,骤然把身体弹射起来,向杜小萍笔直地飘了过去。杜小萍惊叫一声瘫倒在地上。恶鬼落到了杜小萍的身边,一双没有皮肉的手骨飞快地伸出来,尖尖的指骨对着杜小萍的胸口猛插了下去。已经被吓得几欲昏迷的杜小萍下意识地向旁边一滚,恶鬼的手指沿着她的肋骨划过,顷刻间划出了一条深深的血口子。恶鬼的手指插进了泥土,发出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响声,五根手指竟然被折断了。可它好像没有丝毫的疼痛感,飞快地抽出手来,手掌带着一块坚硬的泥土,转身再次向杜小萍扑了过来。“不对,根本就不是大师说的那样,它分明就是要害死小萍!”林安的头脑里有一道亮光闪过,手里的打火机和香烛掉在了地上。他顾不得去捡,摸索着从地上抓起那块还带着几条蛆虫的土块,就对着恶鬼扔了过去。土块砸在鬼魂的后背上,就像是穿过一团雾气一样从里面穿了过去,“啪”地一声打在了杜小萍的身上。土块的碎屑飞溅而起,有几块穿过鬼魂的身体,落到了林安的身上。虽然没有伤害到恶鬼,但恶鬼还是被吓了一跳,极快地飘出很远。“小萍快跑!”林安大叫着跑了过来,想要拉起杜小萍一起逃跑。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看到,杜小萍被撕破的衣服高高地支了起来,一条同样没有皮肤的手臂,从杜小萍的伤口处探了出来。手臂很粗,但奇怪的是,杜小萍的伤口却并没有被撕裂。本来已经飘出很远的恶鬼这时候忽然折返回来,那只只剩下手掌的大手一挥,就把林安推倒在地上。它的臂骨和掌骨竟然贴合在了一起,死死地抓住了那条手臂。用力向外一拉,那条手臂就被拉得极长,隐约间一颗鬼头露了出来。杜小萍的身体被恶鬼拖着在地上不停地转着圈,伤口处不断地向外流淌着鲜血,恐惧和剧痛叫她很快就昏死了过去。林安明白了,这个恶鬼是想把杜小萍身体里的鬼魂强行拉出来,可这样做,杜小萍能承受得了吗?  


本文地址:http://www.ufo-2.cn/lingyi/gui/2018/2464.shtml

曝光世界最大的鸡巴图片

"

阅读此文的人还看了






广告合作QQ:1181915659 奥秘探索网|探索未知世界,让您普及科学知识。 2014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网站地图
5